高考生死结

2019-05-10 19:53 分类:利记坊国际娱乐 来源:admin

  一边是忙考,一边是拒考;一边是热火朝天,一边是稳若泰山。南科大的学生不参加高考,却让今年的高考多出了一道风景线。“负笈南科大,不要学历,这是从开始就想好的,参与教改机遇与风险并存。”南科大学生家长的态度已然明晰。这种拒考,是否能开创一种新的模式。

  去年年底,南方科技大学校长朱清时发出了公开信,表示要迈开自主招生的第一步,此后,教育部同意筹建南科大。今年3月,南科大在自主考试和复试后,从全国各地录取了45名学生,并把这批新生招到了学校就读。

  显然,这些学生没有走过“高考”这个独木桥。5月底,教育部表示,任何改革首先要遵循国家基本教育制度,而南科大也接到上级教育部门通知,首批学生必须参加高考。5月30日,这45名学生联合在网上发表了公开信,疾呼:我们都怀着一颗“实验”的心态,我们想在培养自己的创新思维和独立思考精神上作出努力我们需要大家对我们学校有一个既不过度悲观也不过度乐观的看法

  随后,在南方科技大学的网络论坛上,出现了一封《致南科大同学们的公开信》,信中劝说学生不要意气用事而放弃高考:

  不论学校方面还是各位同学,参加高考利远大于弊,不参加高考,很可能导致个人和学校在今后一段时间处于不利位置。虽然我们有“为中国的教育改革作出了最大的牺牲”的勇气,但是意气之争,只会是无谓的牺牲,不参加高考会“被认为是学校与教育部公开的对抗行动”。

  在学生公开疾呼之后,校长朱清时表态说,学校会尊重学生和家长的决定,因为“在这个文凭时代,年轻人响应了我的号召,愿意参加实验,放弃了国家学籍和教育部发的文凭。我的责任更大了,我希望他们都能成才,都能受社会欢迎。”但是他同时也力挺这45名学生,他尖锐地提出,学生们的公开信会让部门官员感觉惭愧。

  6月7日上午,在南科大校内两间专门准备的高考考场内,因为无人领试卷,过了15分钟之后,两个考场的考试被迫取消。

  朱清时校长表示,并不是说现在到了取消高考的时候,但是可以允许多元化的选拔人才方式,可以留个很小的口子,比如南科大的“自主招生、自授学位”,否则“一刀切”会把创新人才切掉。对于网上很多人关心的孩子们拒考会带来的牺牲、悲壮一说,朱清时表示,等这些孩子们长大,他们会为南科大的经历骄傲,不是牺牲,而是一种财富。

  教育部目前仍未对南科大学生拒绝参加高考一事做出进一步回应。此前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教育部新闻发言人续梅曾就记者的提问做出了回应。续梅表示,教育部已在去年经过专家评审,同意南方科技大学进行筹建。“既然同意筹建,也是支持南方科技大学将来在筹建的基础上,能够开展一些教改方面的探索。”她同时还表示,任何改革首先要坚持依法办学,要遵循国家基本的教育制度,以制度来保障学生的合法权益。

  著名教育学者熊丙奇撰文称:南科大的这批学生所表现的改革意识,值得教育部门、深圳市政府和南科大办学者好好思量。尤其是意图打着不要让学生冒风险以及让南科大能更好地办学的旗号,采用传统的行政管理思维,对这所新办学校的各种新尝试施加影响,其表现出的陈旧意识,在学生面前应当汗颜。

  前教育部发言人王旭明,端午节当天在客上发文表示:孩子们的选择其实也完全符合《纲要》的要求。《纲要》就明确提出,教育要发展,根本靠改革,要促进学生成长,树立多样化人才观念,尊重个人选择,鼓励个发展,不拘一格降人才,要探索多种培养方式,形成各类人才辈出、拔尖创新人才不断涌现的局面。

  环境学者秦晖指出,无论如何“在分数面前人人平等”,比之凭门第、出身、关系、背景,凭财力,凭有权者或其他人主观彩浓厚的举荐等等来取人,都要好得多。尤其在一个社会机制不健康、举荐容易流为暗箱作的环境下更是如此。因此,即使我们能找出某些国家用非考试的办法分配教育资源而取得成功的事例,也需要考察这些国家与我们不同的社会背景。我们不能脱离社会背景来谈教育,脱离政治、经济、社会改革来孤立地谈“教改”。

  其实,早在这45名学生的公开信之前,就已经有人悄悄地走在回避甚至放弃高考的路上,他们没有引起这么大的社会关注,只不过是因为他们没有打起“拒绝高考”的大旗,没有如此强硬地表明自己的态度。

  同样是2009年,重庆上万名农村考生主动放弃参加高考的消息,着实让国人热议了一番。在昂贵学费和艰难就业的夹击之下,他们不仅放弃了高考,还放弃了高等教育的机会。

  国内留学低龄化的现象早已有目共睹,他们当中既有成绩上佳能力超群、只为追求优质教育资源的好学生;也有迫于国内强大升学压力、希冀到国外镀金的普通孩子。他们避开了高考的指挥棒,也拒绝了国内的高校。

  尽管目前国内参加自主招生的高校都要求被录取的学生继续参加高考,但录取在前,高考在后,有了各高校自行拟题的笔试加面试综合成绩,高考这个统一标准的参考价值已经不大。早在2009年,复旦大学招办负责人就多次呼吁:让自主招生的学生免予高考。 (北晚)

  或许,在无人能“幸免”于高考体制的语境下,南科大45名学生弃考,本身意味着一种“离经叛道”;但更要看到这样的现实之硬还有数百万计的高三学生在“挤高考独木桥”,这也是整个教育现状下的绝对印象。

  我们不能期许45名学生的拒考,就撬动板结的高考制度的基石。但有一点或可以憧憬:这个顶多算是小小插曲的“艺术行为”,却可能让高考的世界“从此大不同”。一方面,囿于积垢已久的体制惯,传统高考沉疴的完全破除及至消亡,注定不能“毕其功于一役”;另一方面,南科大的教改之路倘能继续担当今日拒考之大勇,踉跄前行,高考之力的消弱,也不是无“水滴石穿”之象。如是“两难”俱存下,高考期间照常上课的南科大与“我为高考忙”的大观,已然会成为高考世界的两分。而较往日之“天下大同”呈现出的反差,又未尝不是一种感慰人心的进步?

  当然,称许甚至放大南科大学生弃考现象的意义,并不意味着忽视或否定现行高考所承担的社会作用。其一,尽管加赋于高考之身的诟病已到了不能轻视的地步,但又不得不承认,高考之于个人的影响不言而喻;其二,立足于社会层面,作为人才的重要的筛选和晋升之道,高考之于整个社会的意义,更不应被否定;其三,基于一种选拔上的相对公平,高考某种程度上已成为现行社会的一个公平窗口。究于此,在力挺南科大的教改作为时,应拒绝对于高考本身的妖魔化曲解。毕竟,教改之方向,并不是为革除高考,而是还原到教育的本义上,即作为仅仅是一种基于个人偏好之上的自由选择。 (朱昌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