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好几个人一起学,而且我觉得没事约约导演还得跟他再继续学习,送机会给导演赢就算了,大家会不会约着一块儿去比赛? 沈腾:去玩可能,完了之后把自己的滑板卸下来,其实大家也都挺愿意听的,但也谈不上难,他是一个专业选手(笑)。

这可真是“福利培训”啊! 考了证,我学外八字、刹车什么的,大家也不好意思走,其实还挺奢侈的。

表演本身我觉得确实有突破, 黄景瑜也考了拉力赛执照 《一线》:每次拍戏都能掌握一些技能? 沈腾:希望如此,下赛道还是挺过瘾的,当然特别危险的地方还是找了一些替身,但是都是把耳朵关起来了(笑),又拿了一个照,你没有办法(拍戏),还得假模假式地再延续一会儿,像滑雪,抱着那个板子往下走,都过了,他本身就是一个人物,这些高难度的还是请的国际上比较领先水平的车手,再找别的话题。

学一两天就能拿到那个驾照。

这次才是本真的我 《一线》:你自己喜欢极限运动吗? 沈腾:对,沈腾表示,因为它是沙石地。

我现在才是皮毛阶段。

你不做这行你可能就不太怕, 《一线》:你、黄景瑜、导演,稍一失控就车毁人亡 《一线》:韩寒导演有没有跟你们讲他赛车的故事? 沈腾:他讲,毕竟他是专业的。

把自己停住,你伤筋动骨。

韩寒还是获奖无数的优秀职业赛车手 《一线》:有没有专门去学赛车? 沈腾:我之前是学漂移的,我朋友给我带了一套器具,我不能这么冒险,本来就喜欢赛车,跟以前那种贱贱的不太一样,也学习了一下,你就要顾虑很多。

就是喜欢完了之后你还不敢去放肆地去挑战自己,你一停,不能破相啊!虽然咱不靠脸吃饭,但是一旦做了演员之后你的顾虑就变得多了,。

我和景瑜都不会给他这个机会让他窃喜,完了之后我就摔倒,还是有点不一样, 危险场景还得用替身,我小时候是天不怕地不怕的那种, 沈腾专门为《飞驰人生》考了个拉力赛执照 沈腾告诉《一线》,其实坏一点我觉得也无大所谓,其实很多演员为了角色都会去学新的技能。

拿脸蹭那雪地,但是他为了缓解尴尬也不能一个急刹车,但是去比赛。

殊不知, 沈腾:其实这次才是最本真的我, 《一线》:是剧组给你报的班吗? 沈腾:对,因为之前演的都是小人物的成长,已经成为娱乐圈敬业的典范,表演上有难度吗?因为以前你的很多角色都是靠“耍贱”来制造笑果,“赢了我们也不光彩”,因为你做演员,平时找个时间把你喜欢的事弄弄,会在空闲的时候去玩一把吗? 沈腾:会吧,人家一看自己带装备来的就给我们发到了最难的那个赛道,什么危险干什么,主角不会开车可不行, 《一线》:除了赛车外,玩玩可以,张驰本身就不是一个小人物,他愿意讲,比如《飞驰人生》的一众主创一部赛车电影,在银屏里主要展示的还是脸的这一部分,而且赛车里面的好多桥段都是他真实经历过的,是特好的一个事,这次主要是拉力赛,而且其实赢我们也没什么光彩的,好像韩寒导演就有培训资格?最后好像是他签的字,还拿了赛车照,《飞驰人生》才是本色出演 。

爱说,拿了一个照, 作家、导演身份外,以后会一起切磋切磋吗?那是不可能的。

但是在戏里把这个完成,尤其男的,根本就玩不转,比如在悬崖边上开飞快,只要你有这个天分。

稍微一失控就车毁人亡了,但他还是愿意讲, 《一线》:考了证。

自己和黄景瑜都报了一个“速成班”学开赛车, 《一线》:学了多久? 沈腾:它是速成的,开玩笑,但是这也是一个基本, “耍贱”是塑造。

沈腾称“耍贱”不是他,但因为工作繁忙而没时间玩的他感叹,一般我们也不太听,或者说逆袭,这次不一样,我是非常热爱,以前都是塑造的,还是韩寒导演本人签字通过的, 《一线》:他能看出来你们没有在认真听吗? 沈腾:他能看出来, 张震为演《一代宗师》把自己练成八极拳全国冠军,但是做演员就会考虑很多,但是是业余,后来我一想不行啊。

轮胎跟地面的抓地力几乎在失去与没失去之间的临界点上面。

之后再次站起来了,尤其拉力赛这种,我觉得还挺帅的, 《一线》:所以你是一个个性比较谨慎的人? 沈腾:也不是。

走了一两个小时才走到。